點擊這里加入職業教育集團化辦學交流群

網站首頁 >> 理論研究 >> 文章內容 

現代職教 大國尚技正當時

    [日期:2017-03-13]   來源:中國教育新聞網—中國教育報  作者:本報記者 翟帆 時曉玲 易鑫 唐琪   閱讀:2027次[字體: ]    
 
 
“吳兵,北京大董烤鴨店上海環貿店副總經理,年薪60萬元”“劉學寶,金融街威斯汀大酒店副廚師長,年薪18萬元”……在北京市延慶區第一職業學校舉辦的校園開放日,醒目位置打出了畢業生的去向和收入。
當前,我國職業院校正在成為高素質產業大軍的重要培養基地,無數個吳兵、劉學寶從職業學校走出來,成為契合產業升級、發展實體經濟、促進中小企業集聚發展的中堅力量。更好地服務經濟社會轉型發展的需求,成為現代職業教育發展的方向。
1.職業教育受到前所未有的重視
服務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我國處在從“低端制造”向“精品制造”轉型升級的關鍵時期,對高素質技術技能人才的需求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為迫切,加快發展職業教育的愿望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為強烈。據統計,職業院校畢業生占到新增就業人口的60%以上,特別是在加工制造、高速鐵路、城市軌道交通、民航、現代物流、電子商務等快速發展的行業中,新增從業人員已經有70%以上來自職業院校。
而對于改善民生、促進就業、和諧發展,職業教育同樣有著非同尋常的意義。對于我國無數希望通過教育改變命運的普通百姓來說,職業教育越來越成為一種“有用的”“實惠的”選擇。在我國,每年平均有280萬個家庭通過高職實現擁有第一代大學生的夢想。
伴隨著經濟社會的轉型發展,職業教育被提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重視。
2014年6月,習近平總書記對職業教育作出重要指示,強調要“高度重視、加快發展”。國務院召開全國職業教育工作會議,印發《關于加快發展現代職業教育的決定》,提出以培養技術技能人才為目標,到2020年形成具有“中國特色、世界水平”的現代職業教育體系。
2014年,教育部等六部門還制定了《現代職業教育體系建設規劃(2014—2020年)》,在這份頂層設計中,系統構建了從中職到研究生的培養體系,打破了技術技能人才成長的“天花板”。
與此同時,職業教育成為教育投入的重點傾斜領域,國家全方位支持學校能力建設和教師素質提升,對家庭困難學生進行資助。在經費投入上,推動各地制定職業學校生均撥款標準,目前各省(區、市)均已建立高職生均撥款制度,55個省(區、市,含計劃單列市)建立了中職生均撥款制度。
2015年,全國財政性職業教育經費達到2950億元。實施重大專項,中央財政累計投入超過800億元,建成了一批示范學校、骨干專業、優質資源。實施學生資助和中職免學費政策,全國92%的中職學生已免除學費,15個省(區、市)免除全部中職學生學費,全國近40%的中職學生、25%的高職學生享受國家助學金,有力促進了教育公平。
2.苦練內功緊跟經濟社會轉型發展
為了拓寬學生成才之路,為了更好地適應經濟社會轉型發展的需求,近年來,職業教育開始了大刀闊斧的改革。
接通“斷頭路”,讓職校生有上升的希望和空間。近年來,我國逐步完善職業教育考試招生制度。以中高職銜接為切入點,重點改革學制、課程銜接體系和升學考試制度,為技術技能人才繼續學習和職業生涯發展奠定基礎。
在中等職業教育領域,著力鞏固招生規模,總體保持普通高中和中等職業學校招生規模大體相當。
在高等職業教育領域,加快推進高職院校考試招生與普通高校相對分開,推行“文化素質+職業技能”評價方式,健全面向中等職業學校畢業生單獨招生、綜合評價招生、技能考試招生、中高職貫通招生和技能拔尖人才免試等考試招生辦法,適度提高高職院校招收中職畢業生比例,逐步擴大高等職業院校招收有實踐經歷人員比例。
2015年10月,《關于引導部分地方普通本科高校向應用型轉變的指導意見》出臺,引領一批普通本科高等學校向應用技術型高等學校轉型。
對接產業需求,與經濟社會發展同頻共振。目前,全國組建62個職業教育教學指導委員會,舉辦了70余次產教對話活動,開展現代學徒制試點,推進職業教育集團化辦學,鼓勵多元主體組建了約1200個職業教育集團,吸引了約2萬家企業參與,共同制訂培養計劃,共同開發課程教材,共享師資,共建實訓基地,共擔學生就業……一系列舉措推進產教融合不斷深化。
設立“職業教育活動周”,讓職業教育走向社會,讓社會了解職業教育,營造有利于職業教育發展的良好氛圍。各種努力最終匯聚到一點——人才培養的質量。為此,職業教育苦練內功,加強自身能力建設。
質量的提升也讓社會為之點贊。專業設置與產業需求對接,課程內容與職業標準對接,教學過程與生產過程對接,這些“對接”令職業教育辦學特色更加彰顯,成為構建科學合理教育結構的重要突破口和切入點。
2016年,教育部等部門密集出臺文件,系統謀劃了“十三五”時期職業教育改革發展,制定《職業教育專業教學資源庫建設資金管理辦法》、公布第一批國家級農村職業教育和成人教育示范縣名單、公布首批全國職業院校養老服務類示范專業點名單。多項配套政策指向職業教育更有針對性地服務經濟社會轉型發展。
3.現代職教發展仍大有可為
職業教育飛速發展的成績有目共睹,但不可否認的是,職業教育仍處于我國教育領域薄弱環節,總體發展水平不高,區域間、學校間發展不平衡,社會吸引力不足、認同感欠缺。
當前,我國改革進入深水區,要保持中高速增長,打造大眾創業、萬眾創新和增加公共產品、公共服務“雙引擎”,不僅需要一大批拔尖創新人才,更需要現代職業教育培養的數以億計的一線技術技能人才,將大量創新成果轉化為現實生產力。這是實現創新驅動發展、推動“中國制造”轉型升級的必然選擇。
同時,目前我國就業壓力依然很大,就業工作既面臨總量壓力,又存在結構性矛盾。職業教育可以大大拓展學生就業空間,為社會和諧穩定增添正能量。
隨著我國行政管理體制改革的不斷推進,資源配置方式、政府職能都在發生一系列轉變。職業教育在管理體制、辦學體制、行業企業參與等方面,需要適應這種時代要求而做出調整。一方面政府要更加主動地履行好發展職業教育的職責,另一方面也要發揮好行業企業的作用,激發社會力量參與和學校辦學活力。
“推行產教融合的職業教育模式”“建立健全對接產業發展中高端水平的職業教育教學標準體系”“完善職業學校教學工作診斷與改進制度”……《國家教育事業發展“十三五”規劃》中,對未來職業教育發展的方向明晰而具體。
“以服務經濟社會發展需求為根本導向,增強職業教育服務發展支撐力,培養技術技能人才”“主動服務動能轉化和產業升級,推動實施《制造業人才發展指南》,加快培育大批具有專業技能與工匠精神的高素質勞動者,助力中國制造2025”“配合‘一帶一路’建設和國際產能合作,探索與中國企業和產品‘走出去’相配套的職業教育發展模式”……2017年的教育工作會議,對職業教育提出了新的任務。
改革進入了深水區,任務前所未有的艱巨,職業教育大有可為也必須大有作為。這就需要社會各界共同努力,在全社會營造起崇尚一技之長的良好氛圍,為職業教育發展增添更大的動力,激發出更大的潛力,釋放出更大的改革紅利。
代表委員說 
全國人大代表、遼寧鼓風機集團高級工人技師徐強: 
培養具有競爭力 的職業工匠
發展職業教育既是教育改革的戰略性問題,也是重大的經濟和民生問題。建議把加快發展職業教育擺在更加突出的戰略位置,將技能型人才培育作為推動產業轉型升級和發展戰略性新興產業的關鍵環節予以考量,制定更具針對性和可操作性的促進扶持政策,形成適應發展需求、產教深度融合、中職高職銜接、職業教育與普通教育相互融通的現代職業技術教育體系,為經濟發展提供充足的技能型人力資源保障。要深化職教改革,重塑現代職業教育培養理念,加速構建現代職業教育體系,推動職教辦學開放力度,逐步實現職業教育市場化。
同時,謀求職教辦學模式的突破,推動實施中外職業院校合作辦學項目,并對接市場需求、優化專業設置,強化校企協同,推動專業設置與產業需求對接、課程內容與職業標準對接、教學過程與生產過程對接,培養具有競爭力的適需技能型人才和職業工匠,形成職業教育與行業企業互利共贏局面,不斷提高產業工人在全社會的認知度、認可度和受尊重程度,確保職業教育始終保持健康快速發展。(摘自《沈陽日報》)
全國政協委員、碧桂園集團董事局主席楊國強:
就算種田也要接受 系統職業教育
教育扶貧,授之以魚不如授之以漁。那么,如何通過推進職業教育發展助力扶貧攻堅?
一是政府政策和資金支持。建議政府財政資金有一定傾斜,對貧困子弟接受職業教育進行補貼,不僅讓貧困子弟有書可讀,而且能讀好書,接受優質的職業教育。
二是校企聯辦,精準就業。建議國家出臺政策,支持鼓勵有條件的行業龍頭企業辦職業教育。教育部門宜簡化企業參與職業教育辦學的審批流程,鼓勵和支持優秀的職業教育師資力量流向民辦職業學校。
三是因材施教,送職業教育下鄉。要重視對貧困家庭成員的技能培訓,鼓勵他們有的讀高中,有的學技能,因人施教。采取上門培訓、函授等多種方式提高精準扶貧戶養家糊口本領。
就算是種田,也要接受系統的職業教育,懂得施肥的道理和使用現代化的生產工具。如果我們的年輕人都接受良好的教育再出來工作,30年后中國的國民素質將是世界一流,必將有助于實現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本報記者 易鑫 整理)
另类小说-淫乱小说-强奷小罗莉小说|